<th id="mxmc5"></th>
            <object id="mxmc5"></object>
            <th id="mxmc5"></th>

            “無癥狀”引發新一波疫情?專家:關鍵要看4月底!

            2020-04-01

            3月31日下午,國家衛健委首度公布無癥狀感染者的情況。截至 2020年3月30日24時,1541例,其中境外輸入205例。

              3月31日下午,國家衛健委首度公布無癥狀感染者的情況。截至 2020年3月30日24時,1541例,其中境外輸入205例。

              同時,4月1日起我國將無癥狀感染者情況列入每日通報。

              無癥狀感染者是指無發燒、咳嗽、咽痛等自我感知的臨床癥狀,同時也沒有臨床可識別的癥狀和體征,但呼吸道等標本新冠病毒病原學檢測呈陽性。

              3月30日,李克強主持召開中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要求抓好鞏固防控成效各項工作,突出做好無癥狀感染者防控。

              到底誰是無癥狀感染者?這些隱匿的感染者到底還有多少?會不會引發第二波疫情?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教授高本恩(Benjamin Cowling)告訴《中國科學報》:“第二波疫情是否到來關鍵看4月底,但無癥狀感染者不是主因。”

              誰是“無癥狀感染者”

              3月31日,國務院新聞辦召開的發布會上公布了無癥狀感染者的最新定義。

              對比國家衛健委3月7日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中的定義,新定義增加了“自我感知”和“可識別癥狀”等主觀感受方面的限定條件。

              其實,新冠疫情發生以來,隨著無癥狀感染者陸續在各地被通報,科技界對此高度關注和重視,并圍繞其如何定義展開了討論。

              1月29日,浙江杭州首次發現一名無癥狀感染者。

              中國工程院院士聞玉梅在當時的采訪中強調了對無癥狀感染者的界定:“不發燒不等于沒有癥狀,或者癥狀較輕容易被忽略。”

              “一定要非常慎重,不要因為誤判引發恐慌。”

              美國麻省大學醫學院教授盧山也指出,證實感染者的確無癥狀,需要排除檢測方法的假陽性、采集樣本和檢測中的交叉污染以及數據的可重復性等。

              3月29日,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感染二科主任醫師蔣榮猛在其個人微信公眾號“北京也云感染”上發表文章稱,即使是報告的“無癥狀感染者”,可能存在因為癥狀輕微或不能正常主訴(如失語的老年人、兒童等)或因基礎疾病如心血管疾病、慢性肺部疾病等癥狀的干擾導致信息采集偏離,同時也有客觀證據顯示部分“無癥狀感染者”其實有胸部X線檢查異常表現。[1]

              3月31日,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張作風接受《財經》采訪時,仍然強調了排除主觀因素的重要性:病人在報告時可能會忽略胃痛、腹瀉等癥狀,而這些有可能是感染新冠病毒的早期癥狀。[2]

              此前,一篇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的論文就鬧了“烏龍”。研究者報道了德國首次發現新冠病毒,病人是一位來自上海的當時沒有無癥狀的感染者。

              幾天后,研究者致函雜志,澄清了事實:作者在發表這篇論文之前并沒有真正與這位女士溝通,信息僅來源于德國的這4位患者,即“這位上海女同事似乎沒有癥狀”。

              這名病人事實上出現了癥狀,她感到乏力、肌肉疼痛,并服用了退燒藥撲熱息痛。[3]

              新增限定條件圍繞患者主觀感受,回應了此前科學家們的擔憂,使針對無癥狀感染者研究和防控更精準、更有針對性。

              “冰山一角”將致第二波暴發

              2月5日,國家衛健委發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首次提出“無癥狀感染者也可能成為傳染源”。

              蔣榮猛在公號文章中介紹:“從傳染病的規律看,傳染病流行通常有兩個‘冰山’現象,即第一個冰山現象是感染后發病的是少數人,這也是為何要開展傳染病報告、流行病學調查、密切接觸者追蹤的主要原因所在。第二個冰山現象是感染后發病人群中重癥的比例占少數。”

              在全國各省已經吹響復工復產號角的當下,人們擔憂的是,“無癥狀感染者”會不會是第三個“冰山”——無癥狀感染者會不會在人群中占有不小的比例?他們攜帶病毒自由行動,正像隱匿的病毒傳播者,最終導致疫情第二波暴發。

              多項科學研究圍繞這個問題展開。例如,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流行病學家Gerardo Chowell等學者3月曾在Eurosurveillance上發表研究。

              其對“鉆石公主”號患者的模型統計顯示,無癥狀患者比例為17.9%。[4]對此,蔣榮猛在前述公號文章中指出,“鉆石公主”號只是一個特例。

              而據中國疾控中心2月17日在《中華流行病學》雜志上超7萬人的大樣本分析,889名無癥狀感染者占總數的1.2%。[5]

              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受訪時,通過從結果反推的方式否定了無癥狀感染者“冰山一角”的擔憂。

              他表示,無癥狀感染者對密切接觸者傳染率較高,而中國近期新增確診病例數未升反降,據此可以推斷,中國還沒有大量的無癥狀感染者。

              “歷次疫情和疾病流行中都有無癥狀感染者出現,但這并非疫情再度暴發的誘因。”高本恩告訴《中國科學報》:“COVID-19最早在武漢出現是2019年12月初,大約1個月后才真正得到確認。其他國家的情況是,從2020年1月下旬輸入性感染到2月下旬確認的社區感染,也大約是1個月時間。這樣看起來,未能嚴格控制境外輸入病例、未能維持社區隔離才是可能導致二次暴發的關鍵。”

              高本恩據此推測,當前措施的效果會在4月底前后顯示出來。

              浙江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系教授金永堂告訴《中國科學報》:“沒有證據表明我國存在二次暴發疫情和無癥狀感染者會導致的疫情問題,否則我國本次疫情暴發與大流行不會如期得到順利控制。”

              “無癥狀感染者”不完全統計

              1月初,廣東深圳

              1月24日,香港大學醫學院教授袁國勇等學者在《柳葉刀》刊發研究,報告該團隊1月初收治的一名10歲男童系無癥狀感染者。

              這是一家五口,包括姥姥、姥爺、女兒、女婿以及10歲的男孩。他們從武漢返回深圳后,4名成人先后出現癥狀。在家長堅持下,10歲男孩進行了肺部CT檢查,發現磨玻璃樣病變。[6]

              1月27日,河南安陽

              1月26日河南安陽官方公告,新增病例中有5人系親戚關系,均無武漢旅行及居住史,其中3人與從武漢居住回來的女子有接觸史。3人分別是該女子的父親和2個姑姑,而該女子至官方通報時(1月27日)無癥狀。[7]

              1月29日,浙江杭州

              杭州首次出現的無癥狀患者為男性,35歲,現住臨安區,1月21日自武漢來杭,調查時無發熱、咳嗽、腹瀉、嘔吐等臨床癥狀。[8]

              3月16日,貴州貴陽

              向某(男,20歲,學生)為境外返貴陽人員,由倫敦經香港轉機到成都后乘坐高鐵,于3月15日23時43分到達貴陽北站。其無發熱、無呼吸道癥狀、血常規正常、胸部CT為陳舊性病變以及核酸檢測陽性,經省級專家組確認為無癥狀感染。[9]

              3月28日,河南漯河

              漯河市患者王某在與無癥狀感染者接觸后確診。與其有密切接觸的張某是平頂山市郟縣人民醫院的醫生,3月13日晚上與同為郟縣人民醫院的兩位同事劉某和周某等人在飯店同桌就餐,而其中劉某曾有武漢出行史,返回郟縣后自行隔離14天。[10]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微信訂閱號

            微信服務號

            合作伙伴

            友情鏈接

            關于學術橋 | 聯系我們 | 一對一服務平臺

            京ICP備12045350號-20 京公網安備110108902063號

            —中國教育在線旗下網站— 
            © 賽爾互聯(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335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