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mxmc5"></th>
            <object id="mxmc5"></object>
            <th id="mxmc5"></th>

            哈佛停招聘、MIT校長減薪,全球學術就業進入“黑暗時期”

            2020-04-17 “科研圈”微信公眾號

            近日,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高校的領導層紛紛發表公開信,表示學校主要收入來源受到巨大影響,將重置預算并取消本年度招聘計劃。這可能對全球學術就業環境產生巨大打擊。

              在疫情影響下,美國、澳大利亞等地的多所高校開始出現財政危機。近日,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高校的領導層紛紛發表公開信,表示學校主要收入來源受到巨大影響,將重置預算并取消本年度招聘計劃。這可能對全球學術就業環境產生巨大打擊。

              哈佛大學:凍結工資、取消招聘

              當地時間 4 月 13 日,哈佛大學校長拉里·巴考(Larry Bacow)、教務長阿蘭·M·加伯(Alan M. Garber)和執行副校長凱蒂·拉普(Katie Lapp)發布公開信《COVID-19 的經濟沖擊》(Economic Impact of COVID-19)。公開信中寫道,近期哈佛大學的主要收入來源(包括學費、捐贈、行政及繼續教育費用、慈善捐贈、研究經費)都受到了影響,幫助學生遷出校園和補償被辭退的員工也花費了預算外的支出,并且接下來申請經濟援助的學生可能會增加。考慮這些因素,校方將采取 4 點措施:立即凍結全校所有責任制員工的薪資,停止招聘;自由支配的費用將被取消或延期;教務長和執行副校長將與系主任和其他副校長商討,確保采取合適的措施,評估薪資和招聘凍結以及可自由支配開支限制方面的例外情況;重新評估所有的基本工程項目(capital project),以決定哪些應該延期。注:責任制員工(exempt employees)指不以工作時間計算收入的員工,這類工作不能獲得加班費,也不享受最低工資。

              哈佛校方三位高層還在公開信中表示,自愿將自己的薪水削減 25%,以應對未來可能持續多月的經濟問題。盡管哈佛大學一直能收到來自社會各界和校友的慷慨捐贈,但基于贈款嚴格的使用規則,這些資金不能被挪用為學校運營管理經費。

              MIT:面臨比 2008 年更嚴重的財務危機

              麻省理工學院(MIT)也面臨同樣困境。當地時間 4 月 13 日,校長拉斐爾·萊夫(L. Rafael Reif)發表公開信,表示 MIT 目前正在面臨一場比 2008 年金融危機時更加嚴重的財務危機,新冠疫情造成的公共衛生突發事件將使整個學校的運營發生巨大變化。萊夫表示,MIT 必須為疫情大流行導致的主要收入來源減少做好準備,包括研究補助金、基金會資金、慈善支持和捐贈款減少。3 月 20 日校方就對招聘進行了嚴格控制,并要求所有部門放棄不必要的支出。目前,MIT 開始采取多項新措施以控制維持學校正常運轉,包括:停止招募非必要員工;重新制定 2021 財年預算;新學期起停止教職工的績效獎勵年漲(該部分獎金將從 7 月起保持不變);校長和教務長自請減薪 20%,此部分款項將用于 MIT 教職工緊急困難基金,在員工遇到突發財務困境時幫助他們度過難關;其他領導層也將拿出部分薪水支援學生、研究團隊和校園內需要幫助的其他人。

              萊夫還表示,目前校方還不清楚教職工和學生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夠返回校園,而且也不明確今年秋季學期是否要通過在線教學的方式開學。他表示校方需要盡快做出決定,但也不能為時過早、避免對形勢判斷不足——理想情況是在初夏之前。不過,根據公開信內容,MIT 似乎還不會大規模裁員,但在未來一年中不少教職工的角色和工作內容可能會出現巨大改變。

              康奈爾大學:停止漲薪和招聘

              康奈爾大學教務長邁克爾·科特利考夫(Michael Kotlikoff)和執行副校長、首席財務官喬安妮·德斯蒂凡諾(Joanne DeStefano)在 3 月 30 日發布公開信,宣布暫停全校教職工和臨時工的招聘工作,學術聘任將經過系主任的仔細評估。并且在 7 月 1 日開始的 2021 財年中,校方將不再提供勞資協議之外的漲薪。聘請外部顧問等方面的自由支出立即取消。

              澳大利亞高校未來半年預計裁員 21000 人

              高等教育是澳大利亞排名第三的“出口產業”,在部分大學中國際學生的學費占到了收入來源的 40%,疫情導致的國際學生數量驟減將對這些大學的收入造成嚴重沖擊。澳大利亞教育部長 Dan Tehan 已經宣布今年將對高校補貼 180 億澳元,并為民辦職業教育和培訓等提供 1 億澳元的監管費用減免。但是澳大利亞大學聯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主席狄波拉·泰瑞(Deborah Terry)認為,盡管這些措施有所幫助,澳大利亞高校未來半年仍將減少 21000 個工作崗位。她說:

              “大學已經在通過多種方式全面削減開支,包括大幅減少運營支出、推遲基本建設和削減高級員工薪資。但是這完全無法覆蓋損失,我們保守估計(疫情導致的)損失在 30 億到 46 億澳元之間。“

              據《衛報》報道,悉尼大學已經告知教職員工,學校今年預計減少 4.7 億澳元收入。澳洲國立大學估計收入會減少 40%。新南威爾士大學預計收入會減少 5 億到 7 億澳元,并將預算下調了 6 億澳元。

              全球學術就業或將走向更黑暗的時期

              其實在上個月就已經有不少美國高校因為疫情壓力取消了招聘。根據 The Scientist 的報道,3 月 23 日常青藤聯盟之一的布朗大學宣布,因為疫情導致的支出上漲和收入下降,停止本年度和下一個新財年內的所有招聘。根據美國一家從事學術招聘服務網站的非官方統計,截至 3 月 26 日就已經有 58 所美國大學以各種形式發布了招聘凍結的通知,并且評論區里有人表示實際上停止招聘新教職員工的大學數量還要更多。

              對于本就處于“僧多粥少”的高等教育就業市場來說,這意味著更激烈的競爭和更巨大的就業壓力。根據此前一項調查,過去 20 年間獲得博士學位的人數幾乎翻倍,然而學界能夠提供的職位數量卻一直沒有顯著增長——不是每個人都能輕松地留在這個世界里。此次疫情導致的大學招聘緊縮和教職工裁撤,無疑會給尋找教職或者博士后職位的年輕學者帶來更多困難與挑戰。

              盡管美國國會已經采取行動,在 3 月 25 日通過了一項價值 2 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其中包括至少 12.5 億美元用于支持聯邦研究機構對新冠病毒展開研究,還有 142.5 億美元用于幫助各個大學在被迫關閉期間維持校園和研究單位正常運轉。但這些資助計劃是否能夠對美國乃至全球學術就業市場起到直接作用目前還不清楚。

              有意見認為,如果當前的狀況持續下去,一份教職可能會面臨 2-3 屆申請人的同時競爭。一些大學也會因為經濟問題丟失大量優秀人才。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微信訂閱號

            微信服務號

            合作伙伴

            友情鏈接

            關于學術橋 | 聯系我們 | 一對一服務平臺

            京ICP備12045350號-20 京公網安備110108902063號

            —中國教育在線旗下網站— 
            © 賽爾互聯(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335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