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mxmc5"></th>
            <object id="mxmc5"></object>
            <th id="mxmc5"></th>

            《科學》披露武漢封城緊急響應效果:中國新冠感染少了96%

            2020-04-02

            4月8日,武漢即將解除“封城”。 自1月23日起的武漢 “封城”為中國遏制新冠疫情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4月8日,武漢即將解除“封城”。 自1月23日起的武漢 “封城”為中國遏制新冠疫情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隨著疫情的蔓延,美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國已經成為震中,目前疫情嚴重的國家也正在采取或考慮采取“封城”(lockdown)來控制和扭轉疫情態勢。

              那么武漢封城作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隔離事件,疊加各地的緊急響應措施,到底有多大的效果?頂級研究機構的量化數據是:讓中國新冠肺炎感染者的總病例數減少96%,對疫情的遏制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該結果來自15家全球頂級研究機構的建模分析。當地時間3月31日,頂級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在線發表了來自中國、美國和英國的22位科學家聯合完成的研究“中國COVID-19疫情暴發的最初50天內傳播控制措施的調查”。

              他們指出,為控制疫情,中國疫情大暴發中心武漢于1月23日開始實施出行禁令,全國各地陸續啟動了緊急應對措施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根據病例報告、人類活動和公共衛生干預等綜合數據,他們評估了這些措施對COVID-19傳播和控制的影響。

              研究得出的結論為:武漢出行禁令和國家緊急響應推遲了疫情增長,最終限制了COVID-19疫情的規模。據估計,武漢的封城將疫情擴散到其他城市的時間推遲了2.91天(95%置信區間:2.54-3.29),從而推遲了中國其他地區的疫情增長。而和啟動控制措施較晚的城市相比,提前采取措施的城市在疫情暴發的第一周報告的病例數減少33.3%。在這項調查的干預措施中,最有效的是暫停市內公共交通、關閉娛樂場所和禁止公共集會。

              研究認為,截至2月19日,也就是疫情首次公開通報后的第50天,上述措施讓全國避免了數十萬病例的暴發。

              作者們同時強調,中國人口中有很大一部分人仍然面臨感染COVID-19的風險,放松控制措施可能導致傳播死灰復燃。

              該研究的通訊作者為:北京師范大學全球變化與地球系統科學研究院遙感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田懷玉副教授、英國牛津大學動物系Christopher Dye教授、英國牛津大學動物系Oliver G. Pybus教授、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生態與進化生物學系Bryan T. Grenfell教授、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原微生物國家重點實驗室楊馥瑞研究員。

              這份中外聯合研究共有15家單位參與,分別為北京師范大學全球變化與地球系統科學研究院遙感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英國牛津大學動物系、英國南安普頓大學數學科學學院、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土壤、空氣和水資源系、美國哈佛醫學院、美國波士頓兒童醫院、清華大學地球系統科學系地球系統數值模擬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北京疾控中心、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原微生物國家重點實驗室、香港大學城市規劃及設計系、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勞動衛生與環境衛生學系、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生物學系傳染病動力學中心、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農業科學學院昆蟲學系、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福格蒂國際中心國際流行病學和人口研究部門、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生態與進化生物學系。

              值得注意的是,該研究于當地時間3月10日曾在預印本平臺medRxiv在線發表,當時未經同行評議。此番發表在頂級雜志《科學》上,意味著該研究獲得了學術界的認可。

              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隔離事件

              2019年12月31日,距離2020年春節不到一個月的時候,武漢通報了由未知病原體引起的肺炎病例。武漢擁有1100萬人口,是中國中部最大的交通樞紐。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最終被確定為這種病毒性疾病(COVID-19)的病原體,并已被證實可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作者們提到,考慮到即將到來的“春運”,即從春節前15天到春節后25天的40天的時間,這期間通常有30億人次的旅游活動,因此COVID-19的進一步空間傳播引起了人們的極大關注。

              由于目前沒有針對COVID-19的疫苗或特定藥物治療,一系列非藥物的公共衛生干預措施被用來控制疫情。為了防止COVID-19從疫情暴發中心武漢進一步擴散,從2020年1月23日10點開始,所有進出武漢的交通都被禁止,一天之后,整個湖北省內都被禁止。

              論文中提到,就涉及的人口而言,這似乎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次隔離(行動限制)事件。

              1月23日開始,廣東、浙江、湖南等省市還陸續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作為國家應急反應的一部分,除了武漢出行禁止,還包括:隔離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暫停公共汽車和地鐵等公共交通工具、關閉學校和娛樂場所、禁止公眾集會、流動人口健康檢查、禁止在進入和外出旅游、廣泛宣傳疫情防控信息。

              不幸的是,盡管采取了所有這些措施,疫情仍繼續向中國其他省市甚至國外蔓延,病例和死亡人數不斷增加。

              武漢出行禁令將其他城市的疫情暴發時間平均推遲2.91天

              作者們在論文中提到,雖然傳染病的空間傳播已經得到了深入的研究,但人類活動的作用、旅行限制和社會距離措施在預防傳染病傳播方面的有效性,這些還是不確定的。對于COVID-19,冠狀病毒傳播模式和干預措施的影響也知之甚少。

              因此,研究團隊此次對中國COVID-19疫情暴發的最初50天內,也就是從2019年12月31日到2020年2月19日,中國實施的旅行限制和傳播控制措施帶來的影響進行了定量分析。這一時期覆蓋了40天的春節假期,1月25日春節前15天,以及之后的25天。

              研究團隊首先調查了武漢出行禁令的影響,將2020年的出行情況與前幾年進行了比較,并探討了假期出行對中國各地傳播感染的影響。

              數據顯示,2017年和2018年的春運期間,在中國農歷新年前的15天里,平均有520萬人從武漢流出;中國農歷新年后的25天里,每年平均有670萬人流出。

              在2020年,這一出行被武漢市封城中斷。不過,在1月11日至1月23日出行禁令實施之前的這段時間內,仍有430萬人已經離開了武漢。在2020年中國農歷新年后的25天時間里,禁令則幾乎阻止了所有出行活動。

              值得注意的是,COVID-19從武漢往外擴散的速度很快。共有262個城市在28天內報告了病例。作者們提到,相比之下,2009年甲型H1NI流感大流行傳播到相同數量的城市花了132天。1月23日,也就是武漢實施出行禁令的當天,首次報告COVID-19的城市數量達到了59個的峰值。

              到1月30日,即武漢封城一周后,各省報告的病例總數與來自武漢的旅客總數密切相關。人口越多以及來自武漢的人員較多的城市,COVID-19較早暴發。

              不過,武漢的出行禁令還是將COVID-19在其他城市的暴發時間平均推遲了2.91天(95%CI: 2.54-3.29天)。超過130個城市受益于這一推遲,這些城市覆蓋了中國一半以上的地理面積和人口。

              作者們認為,這一推遲為中國各地的防控準備爭取了更多的時間。然而,在武漢流出人員已經將疫情帶到其他城市的情況下,最終也無法遏制傳播。

              統計得出,所有城市都實施了學校停課、隔離疑似和確診患者,以及信息公開的措施。有200個城市(64.3%)禁止了公共集會和關閉娛樂場所,136個城市(39.7%)暫停市內公共交通,219個城市(64.0%)禁止城際出行。

              與較晚開始控制的城市相比,在COVID-19暴發之前已率先實施一級應對措施的城市在疫情暴發第一周報告的實驗室確診病例減少33.3%(95%CI: 11.1-44.4%)。

              在具體的控制措施中,作者們指出,有確鑿的證據表明,暫停市內公共交通、關閉娛樂場所、禁止公眾集會的城市,在其疫情暴發的第一周報告的病例較少。其他還有一些可能有助于疫情控制的因素,如隔離疑似和確診患者、追蹤接觸者和關閉學校,但目前尚不清楚哪些部分最有效。

              值得注意的是,這項分析認為沒有證據可以表明,1月23日武漢頒布出行禁令之后實施的城市間出行禁令可以減少中國武漢和湖北外其他城市的病例數量。

              研究團隊還估計,在1月23日啟動應急響應之前,基本傳染數(R0)是3.15。1月23日開始防控措施實施范圍擴大(第一階段),根據各自控制措施的實現速度,三組省份的R0(C1R0)分別下降至0.97、2.01、3.05。一旦干預措施在所有地方的實施完成了95%(第二階段),平均R0下降到0.04(C2R0),這也與發病率的快速下降相一致。

              所謂的基本傳染數,是指在沒有干預措施的情況下,一個感染某種傳染病的人,會將疾病傳染給多少人的平均數。

              沒有干預措施情況下,武漢外確診病例在疫情暴發第50天或累計超70萬

              基于模型與各省每日病例報告的擬合,研究團隊研究了控制措施對武漢市外疫情軌跡的總體影響。他們得出,如果沒有武漢出行禁令或國家應急響應,到2月19日,即疫情暴發的第50天,在武漢以外地區確診的COVID-19病例將達到74.4萬例(±15.6萬)。

              研究還得出,任何一項單獨措施都無法取得上述效果。如果單憑武漢出行禁令這一項,通過推遲疫情的增長,武漢以外地區確診的COVID-19病例將減少到20.2萬例(±1萬)。而單憑國家應急相應措施,該病例數將減少到19.9萬例(±8500)。

              因此,他們認為,單憑這兩種干預措施的任何一項,都無法在2月19日之前扭轉發病率上升的趨勢。但是,這些控制措施一起并相互作用,就能明顯地阻止和逆轉發病率的上升,將武漢以外地區報告的確診病例數限制在29839例(團隊擬合模型估計為28000±1400例)。

              這就意味著,總病例數比在沒有干預措施的情況下減少96%。

              作者們認為,這份早期分析表明,在中國春節假期期間啟動的傳播控制(非藥物)措施,包括前所未有的武漢出行禁令和一級應急響應,推遲了中國境內COVID-19疫情的增長,并限制了其規模。

              他們分析,中國的城市化和快速交通系統的發展可能加速了COVID-19的傳播,并加大了控制疫情的挑戰。此外,在春節期間密集的出行之前,COVID-19已經開始流行。

              盡管如此,武漢的出行禁令仍舊為中國其他地區實施傳播控制措施爭取了更多的準備時間,而其他地區一旦準備好了應對措施,也將成為遏制和扭轉疫情的又一強大力量。

              但作者們同時強調,中國人口中有很大一部分人仍然面臨感染COVID-19的風險,放松控制措施可能導致傳播死灰復燃。

              鑒于病毒繼續在世界范圍內傳播,研究團隊還認為,這些控制手段和結果是否可以在中國以外復制,以及哪些干預措施最有效,都急切需要調查。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微信訂閱號

            微信服務號

            合作伙伴

            友情鏈接

            關于學術橋 | 聯系我們 | 一對一服務平臺

            京ICP備12045350號-20 京公網安備110108902063號

            —中國教育在線旗下網站— 
            © 賽爾互聯(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335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