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mxmc5"></th>
            <object id="mxmc5"></object>
            <th id="mxmc5"></th>

            最新研究顯示未在睪丸中檢測到新冠病毒

            2020-04-26 中國科學報

            來自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楊曉玉和南京大學醫學院附屬金陵醫院姚兵聯合研究團隊的最新研究顯示,通過采集恢復期患者精液和病死者睪丸樣本,新冠病毒RNA檢測皆呈陰性,說明恢復期和重癥期的新冠肺炎男性患者睪丸和生殖道并未受到新冠病...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男人們的心理壓力或許不小:在新冠肺炎病例的統計數據中,男性患者比女性患者多;新冠肺炎男性患者睪丸中表達大量的ACE2(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男性睪丸或成為新冠病毒的潛在攻擊目標。每一條消息都會讓男人們覺得“蛋疼”。

              不過,好消息來了!

              來自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楊曉玉和南京大學醫學院附屬金陵醫院姚兵聯合研究團隊的最新研究顯示,通過采集恢復期患者精液和病死者睪丸樣本,新冠病毒RNA檢測皆呈陰性,說明恢復期和重癥期的新冠肺炎男性患者睪丸和生殖道并未受到新冠病毒的感染。相關成果近日發表在《生殖生物學》雜志上。

              對13個樣本進行檢測

              在題為《在新冠病毒感染者精液和睪丸中不存在新冠病毒》的論文中,聯合研究團隊指出,與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和2012年的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相似,新冠病毒(2019-nCoV)感染主要導致肺炎,表明該病毒主要針對呼吸系統,通過空氣飛沫和接觸傳播。除了口咽拭子外,在血液、尿液和面部/肛門拭子中也檢測到新冠病毒,表明還有其他潛在的傳播途徑。

              在新冠肺炎患者中,男性多于女性。盡管最近的報告沒有發現感染新冠病毒的女性進行性傳播或垂直傳播的證據,但對新冠病毒感染對男性生殖系統的潛在影響知之甚少。

              值得關注的是,生物信息學分析顯示,ACE2在睪丸和男性生殖道中大量表達。聯合研究團隊提出警示,男性是否通過精液進行性傳播,是一個亟待研究的問題。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聯合研究團隊在南京醫科大學機構審查委員會(IRB)的批準下開展了一項研究:對12名恢復期患者的精液樣本以及1名重癥期死于新冠肺炎的患者的睪丸樣本中2019-nCoV的RNA進行了檢測。

              論文顯示,入列研究的12名男性新冠肺炎患者來自于2020年1月31日至3月14日武漢市的確診病例,年齡在22-38歲間,并經書面知情同意招募。其中11人被分為輕度或普通亞組,1人被分為無癥狀亞組。此外,一名于3月10日因新冠肺炎去世的67歲患者,在獲得家屬的書面知情同意后入列研究。

              聯合研究團隊對13名男性的臨床特征、實驗室檢查、胸部CT掃描、治療和臨床等數據進行了總結。對患者病程的確認依據國家衛健委新頒布的《冠狀病毒肺炎防治規劃》(第7版),樣本采集程序依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南進行。在經過嚴格的消毒和非精液來源病毒污染排除后,對12名男性患者的精液樣本進行了采集;而睪丸則是從67歲患者遺體上采集。

              精液和睪丸中均不存在新冠病毒

              研究顯示,在12例恢復期患者中,除1名患者(患者1)咽拭子新冠病毒RNA檢測結果仍呈陽性外,其他患者咽拭子新冠病毒RNA檢測結果均呈陰性。在這些患者中,有的已檢測出IgG抗體陽性。表明新冠病毒已基本清除。 死亡患者(13號患者)咽拭子中新冠病毒RNA和血清IgM、IgG均呈陽性,與感染重癥期表現一致。

              檢測結果顯示,2-12號患者的所有精液樣本中,新冠病毒RNA檢測均為陰性。

              重要的是,患者1雖然在咽拭子新冠病毒RNA檢測中持續呈陽性,即使在恢復期血清IgG也呈陽性,但其精液中未檢測到新冠病毒RNA。聯合研究團隊指出,這意味著新冠病毒不會直接感染睪丸和男性生殖道。

              而死亡患者(患者13)在重癥期死亡,在其睪丸樣本中檢測到新冠病毒RNA呈陰性,表明新冠病毒即使在重癥期也不會直接感染睪丸或男性生殖道。

              聯合研究團隊指出,基于研究數據表明,新冠肺炎感染的男性在重癥期和恢復期的精液和睪丸中均不存在新冠病毒。因此,新冠病毒不會直接感染睪丸和男性生殖道,不可能被男性性傳播。

              對生殖系統影響研究尚需深入

              不過,聯合研究團隊也強調,鑒于樣本量相對較小,后續還需要更多的患者來證實這一發現。雖然對精液樣本進行多輪新冠病毒RNA檢測,是疾病研究過程中的理想選擇,然而在病人生病時采集多份精液樣本是不切實際的。

              論文提出,關于睪丸可能受到新冠病毒攻擊的確切答案,需要在男性新冠肺炎患者康復后對其生殖系統進行更詳細的生理和病理檢查。

              而事實上,針對新冠病毒攻擊男性睪丸的研究,早在2月份就有報道。2月21日,Preprints在線刊登了來自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科學家的論文,研究人員利用單細胞測序技術(scRNA-seq)成功鑒定出了ACE2在睪丸中細胞的特異表達,表明睪丸可能是新冠病毒感染的潛在靶標。此項成果于4月9日發表于《細胞》雜志(https://doi.org/10.3390/cells9040920)。

              國內的報道早前見于3月份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生殖醫學中心教授李豫峰的文章。文章指出,新冠病毒通過刺突糖蛋白(S蛋白)與宿主細胞ACE2結合從而入侵細胞,引起組織損傷。除肺以外,人體很多其他器官也表達ACE2,如睪丸、小腸、腎臟、心臟和甲狀腺等。

              其中,睪丸表達大量的ACE2,主要集中在睪丸精原細胞、支持細胞和間質細胞,這幾種細胞均與男性生殖功能密切相關。該文章同時指出,目前尚無研究證實新冠病毒感染是否損傷睪丸及影響男性生育能力。

              中國工程院院士喬杰也在多個場合談及新冠病毒入侵男性患者睪丸的話題。她指出,新冠病毒對男性生殖系統是否有影響,目前主要基于ACE2蛋白的表達情況推測,相關研究顯示新冠肺炎患者睪丸中大量表達ACE2,顯示睪丸組織可能易感,但尚未有臨床數據支持。

              而針對女性生殖系統的感染情況,喬杰也指出,目前未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女性患者卵巢中是否存在病毒的報道,僅有少量文章針對已發表的測序結果進行分析,顯示卵巢組織內細胞有ACE2的表達,但表達量較低;以往對SARS冠狀病毒感染患者尸檢分析,卵巢中也未檢測到SARS病毒及其受體ACE2的表達。

              “新冠病毒會否影響男性生育力、影響精子發生?會否影響女性生育力、影響卵成熟?”喬杰強調,要加強研究冠狀病毒對生殖系統、配子及胚胎發育的影響。

              論文地址: https://doi.org/10.1093/biolre/ioaa050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微信訂閱號

            微信服務號

            合作伙伴

            友情鏈接

            關于學術橋 | 聯系我們 | 一對一服務平臺

            京ICP備12045350號-20 京公網安備110108902063號

            —中國教育在線旗下網站— 
            © 賽爾互聯(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335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