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mxmc5"></th>
            <object id="mxmc5"></object>
            <th id="mxmc5"></th>

            學者研究判定:降壓藥阻擊新冠肺炎,是“協警”而非“幫兇”

            2020-04-27 科技日報

            截至4月23日,Altmetric(論文的社會化影響力指標,追蹤包括微博、Twitter或者Facebook等在內的社交媒體對某課題的影響力)最新數據顯示,我國學者關于降壓藥與新冠肺炎高血壓患者死亡率關系的研究,已經成為最具影響力前5%的研究之一。

              截至4月23日,Altmetric(論文的社會化影響力指標,追蹤包括微博、Twitter或者Facebook等在內的社交媒體對某課題的影響力)最新數據顯示,我國學者關于降壓藥與新冠肺炎高血壓患者死亡率關系的研究,已經成為最具影響力前5%的研究之一。

              上述研究發表在4月18日的國際心血管領域頂級雜志《循環研究(Circulation Research)》上。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研究團隊經數月繁瑣調查和嚴謹統計學研究的論文,對來自湖北省9家醫院的3430例新冠肺炎確診住院患者,其中包括1128例合并高血壓的患者,進行了系統研究,論文揭示了在真實世界中“普利類/沙坦類”降壓藥與新冠肺炎高血壓患者死亡率的關系。

              有專家評論說:這些回顧性的數據研究,確實為目前正在進行的藥物對新冠肺炎療效的進一步試驗提供了支持。

              通過對于武漢一線臨床數據的回顧性研究,正在加深人類對于新冠病毒感染疾病的認識,使得人類逐漸揭開新冠病毒致病機理的“面紗”。

              是敵是友?曾產生截然不同的兩種判斷

              新冠病毒攻擊人體細胞的“門”是一種被稱為ACE的蛋白(ACE2)。湊巧的是,高血壓患者降壓用藥的“門”也是這類蛋白(ACE1)。雖有微小差別,但都是ACE蛋白,靶點高度重合,使得它們就像一根繩上的“螞蚱”,它們之間相互影響,但彼此的關系是“此消彼長”還是“協同推進”,一時之間難下定論。

              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研究團隊的研究發表前,關于“普利類/沙坦類”降壓藥對于新冠肺炎患者的影響曾產生截然不同的兩種判斷。

              而這兩種判斷讓很多高血壓患者“抓狂”。有人認為,“普利類”降壓藥能降低新冠病毒的感染,是捉拿新冠病毒的“協警”。新冠病毒入侵人體,引起了ACE2活性水平的明顯下降,人體細胞內的通路明顯被推到了不利的“一端”,會引發組織損傷和疾病進展,而吃降壓藥會使得ACE2蛋白增加,讓細胞內的通路恢復平衡,甚至可以抵抗炎癥和組織損傷。

              但也有人認為,高血壓患者的這類降壓藥該換了、該停了,因為“普利類”降壓藥可能是新冠病毒的“幫兇”,吃了降壓藥,ACE2蛋白增加,從而使得新冠病毒危害增大,助力新冠病毒攻擊人體。

              由于全球高血壓患者已經超過11億,因此,《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美國醫學會雜志》等多個國際頂尖醫學雜志連續發文,呼吁廣大研究人員提供確切的臨床證據來解決高血壓合并新冠肺炎患者的臨床用藥問題。

              缺乏臨床研究,全球大流行亟須一手數據研究

              “到目前為止,國際上缺乏大樣本的臨床分析和嚴謹的臨床研究來回答上述問題。”論文通訊作者、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院長李紅良認為,一些帶有偏向性的報道使得部分高血壓患者因缺乏正確全面的認識,開始私自停藥,會產生嚴重的后果,亟須大樣本臨床研究提供正確的用藥指導,以消除這些患者不必要的擔憂。

              新冠肺炎很多重癥患者并發高血壓、糖尿病等復雜基礎性疾病,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科主任王貴強曾表示,這些基礎疾病是導致新冠肺炎惡化的因素,因此基礎疾病的診斷和治療非常關鍵。

              有數據統計表明,美國紐約州5700個病人中55.7%是高血壓病人,33.8%是糖尿病病人,如果能解決這兩個合并癥,就基本能夠對癥治療90%的病人。全球大流行亟須一手臨床數據的回顧性研究,用于形成不同人群的新冠肺炎治療臨床指南,尤其對于易成為重癥患者的高血壓患者、糖尿病患者的治療方案尤其緊迫。

              李紅良表示,從患者生命安全的角度,亟須大樣本臨床研究提供正確的用藥指導,以消除他們不必要的擔憂。

              不會增加死亡風險,相反還可能降低風險

              論文第一作者、武漢大學張鵬博士介紹,觀察研究發現,上述1128例高血壓和新冠肺炎患者中有99例死亡病例,比非高血壓患者的死亡率高。

              但是這些高血壓患者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服用普利類/沙坦類降壓藥,甚至其中一些高血壓患者并不服用降壓藥控制血壓。

              需要在高血壓患者中進一步分析,進而發現此類降壓藥是“幫兇”還是“協警”。

              張鵬說,他們的結果表明,服用普利類/沙坦類降壓藥的患者死亡率為3.7%,沒有服用的死亡率是9.8%。研究團隊還對不服用降壓藥的人群進行了統計,發現在高血壓患者中,使用其他降壓藥物組的死亡風險,比使用普利類/沙坦類降壓藥組的人高出3.3倍。

              “我們發現服用普利類/沙坦類降壓藥與新冠肺炎患者死亡風險的降低密切相關。”張鵬說,我們認為在高血壓合并新冠肺炎患者中,繼續使用普利類/沙坦類類藥物,不僅不會增加高血壓合并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風險,相反還可能降低此類患者的死亡風險。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微信訂閱號

            微信服務號

            合作伙伴

            友情鏈接

            關于學術橋 | 聯系我們 | 一對一服務平臺

            京ICP備12045350號-20 京公網安備110108902063號

            —中國教育在線旗下網站— 
            © 賽爾互聯(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335彩票网站